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天狱边缘

第六百二十四章:恩断义绝

天狱边缘 云隐居士 6877 2021-11-25 07:36

  

  恢复魔力承受量只用了两天时间。

不得不说半狼人的体质和人类相差真是太大了。

回想当年在罗克郡城暴走后第一次魔力承受量达到上限,不知在洞里昏迷了多久。

即使醒来能正常行动,后面近半月里依旧隐隐作痛。

不论眼前坚持要回去的戴忘觉有没有说谎、是否真的没事,这么快从昏迷里苏醒过来就已经很强了。

“魔术王大人,我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精力。感觉所谓魔力承受量较之前几天又有了很大提升。”

天裁者急着返回圣皇教会的理由,当然是大魔法师转世带回有关藏影冥刺还未阵亡的消息。

早在上次袭击时便展现出要暗杀教皇意向的毁灭教刺客,想必在恢复好光明皇帝造成的伤势、更可能在那之前会再次展开行动。

“圣皇教会那边余前几天已经送去过消息,教皇同意你在余这儿休息五天再离开。而且我并不认为藏影冥刺那接近濒死的伤势,能在短短三天时间不到的情况下修复到硬闯圣皇教会的程度。”

如今教皇正被几位重新召回的金纹护教和数不清的银纹护教,每人拿着火把贴身保护。

连圣皇教会领袖睡觉用的房间,都安装上大魔法师转世建议的火焰屏障措施。

如果不是这届教皇比往些年迂腐的前任好说话,怕是在见到大魔法师转世的第一时间就命令护教们发起进攻了。

某种意义上,贪生怕死、墙头草的行为有时还会让其他相应的人感到方便。

要么攻击大魔法师转世被反杀、活下来也极可能被藏影冥刺再次暗杀。

倒不如勉强接着对方在民间这两年留下来的正面评论,听从大魔法师转世的建议防御刺客为好。

“我需要回去履行天裁者的使命。等到暗宗宗主恢复到完全实力,不说是教庭里如今聚集的护教,就连我持着常暗君王出手也不一定能对其造成威胁。”

坚持要离开的戴忘觉最终被魔术王送到教庭门口。

后者没选择一同进入这被世界上千万信徒向往的场所,而是转身准备去规划其他一些暂时埋藏在心底的事。

“魔术王大人,请多保重。”

“余没那么容易死掉。”

腰间配着光明皇帝的大魔法师转世,与握着姊妹剑的天裁者分别。

根据掌握到的情报,毁灭教极有可能在不久后对整片大陆展开全面攻势。

虽然来自兽宗的支援,北境战线里登场的一千多只乌利迪姆,被军神风架和无铭天书等镇魔者联手清剿地只剩数十只逃离。

可他并不怎么信任失心所谓“兽宗”力量几乎全军覆没的说法。

至于毁灭教其他力量,比如尚存的六骑灭世奴,如今判定真名和大体位置的只有灵隐、天引和不朽。

另外三骑到底在何处、蛰伏在大魔法师转世视线外在做什么,一概没任何情报可供参考。

抛开三大宗主和灭世奴的问题,潜伏在世界各地、趁着圣皇教会混乱准备崛起的毁灭教信徒数目,似乎随着有关自己的名号打出而渐渐有异军突起的趋势。

哈尔门王国那儿应该是最不需要注意的地方。

毕竟位于南米瑞斯的毁灭教分部,早已被镇魔者安德瑞摧毁。

况且还有市民会等与毁灭教利益、思想冲突,却占据上风的势力存在。

比较严重的区域还是连接东西部大陆的卡偌凯门帝国,以及被严重波及影响的曼弥尔王国。

前者是因为自由业者在六连诸峰一战陨落一半,导致国内能用来防御魔物的力量大大削弱。

后者则是作为卡偌凯门军事联盟国,曾在六连诸峰战役后派出许多军队支援前者,结果在前期与魔物战役里损失不少。

另外在卡偌凯门帝国内崛起的毁灭教,将触手第一时间伸向拥有只有同行权的曼弥尔王国。

导致那里也成为圣皇教会管不到、毁灭教徒日益打压其他小众教派,有成为霸主趋势的重灾区。

再往西走,就会进入亚人立国、万族林立的西部世界。

被许多中东部文明视为未开化区域的世界,兽宗在此地盘踞数百年累积下的实力同样不好预估。

当务之急是将这个情报告知给所有能联系上的同盟,好在毁灭教正式发起攻击前能做好防御准备。

不过这并不代表魔术王或镇魔器等强大者,会亲自出手去对付毁灭教内被洗脑的普通人。

唯有在灭世奴以上的威胁存在出现时,才会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毁灭教轻易攻略都市而出面迎战。

若是中、东两大帝国军队甚至无法抵御被洗脑的普通人,那这个腐朽的世界确实也该洗牌了吧。

回到圣皇教会在卫伊城的临时总教庭,戴忘觉来到差点生离死别的义父面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分开几位保持警惕的金纹护教,这位敢于和贝格烈皇室正面硬撼的教皇,亲自上前扶起单膝跪地请罪的天裁者。

“战败并非是你无能,孩子。如果当时没有你拼死相救,本座甚至无法保证能看到今天永生之皇降下的光辉。”

看见天裁者腰间只剩下一件镇魔器的教皇,眉头不易察觉地微微皱起,旋即便放松下来。

前几天到访的大魔法师转世倒有提及接下来这两把镇魔器的分配方案,告知教皇只能返还作为镇教之宝的常暗君王。

至于另一柄光明皇帝,魔术王会尽快带到伊阿乌尔请示贝格烈皇帝。

若是得到允许,会按照约定交给皇甫珪或是戴忘觉。

前提是接受了镇魔器的人,不能再参与任何政治上的活动。

凡是发现政治谈判有拿镇魔器当做筹码的事故,大魔法师转世都会第一时间对其降下制裁。

戴忘觉的常暗君王算是个例外。

不过相信很快就会再次被卡偌凯门无名贵族征召,加入针对毁灭教的讨伐战里。

遣散周围负责保护的护教,教皇答应戴忘觉的要求,二人单独聊会儿天。

犹豫着开口的天裁者看向教皇,眼中充满求知的渴望:“教皇大人、不,义父,我的父族和母族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母族会在毁灭教阵营出现?”

被问及这件事,原本打算给对方解答的教皇略显迟疑。

“根据大魔法师转世的情报,母族在一年前还在我教教庭内任职。为何上次出现时会如此仇视您?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毁灭教?”

天裁者在说出这些问题时,内心已然有了大致的答案。

“就算本座说出一些天衣无缝的理由,想必你也不会相信了吧。”

教皇叹口气,他知道从来不会连续说出这么多问题、只会根据自己命令行事的天裁者,提出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意图是什么。

“想怎么做,本座毫无怨言。毕竟本座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不符合平时性格的发言让戴忘觉微微一愣。

半狼人本以为对方会在真相暴露前逃出大门,并立刻呼唤门外的其他金纹护教前来阻截自己。

很快,天裁者就意识到对方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

腰间配备有镇魔器常暗君王,是普通人绝对无法战胜的顶尖武器。

如果戴忘觉有心想杀死教皇,即使把整片大陆所有金纹护教叫来保护怕是都无济于事。

所以教皇选择说出这样能调动自己的感情的话,试图以此过关。

在大魔法师转世面前坚持要求回来,其实很大部分并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要尽到保护教皇的职责。

只能说天裁者打算将这份保护教皇在职责交还给教会。

面对低头沉默不语的教皇,戴忘觉无奈笑着:“放心吧,圣皇教会的精神皇者。我此次回到教庭并不是为了报私仇。所以您大可不必说出这样违心的话。”

出任天裁者数年、在整个圣皇教会文化圈内负有盛名的戴忘觉,将腰间被赐予的镇魔器解开。

两年前,是眼前这位惶惶不安的中年人,把这件当之无愧的镇教之宝亲自交到他手里。

戴忘觉曾用这把剑挫败帝国之剑皇甫珪、在神佑森林外击杀过数个半人马。

也在北境斩杀过食人野兽,更是在前几天重创毁灭教暗宗宗主。

现在他决定卸去准镇魔者的名号,让这把镇魔器物归原主。

“常暗君王在我手上挥动了两年。不仅是这两年,从我出生、加入圣皇教会开始,承蒙教皇大人照顾。”

“我如今的名望、武艺、甚至魔力承受量等,本应该都属于圣皇教会。在几天前我也一直抱着为圣皇教会战斗到牺牲的决心。”

“不过,教皇大人,有些恩仇是作为智慧生物无法忘怀的。”

象征着教皇权能之一,同时作为永生之皇遗留下镇守世界的魔法武器,经由屠戮过无数敌人的手传到教皇面前。

“这件镇魔器,被视为镇教之宝的武器,我受之有愧。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会退出圣皇教会,从此和教会再无瓜葛。”

唯有经历多次死战才能磨砺出的决绝眼神,盯得教皇心里阵阵颤抖。

当那把最具威胁的武器被递到面前时,难以顶着半狼人的眼神伸出手去拿取。

坐在教皇对面的前任天裁者,站起身向教皇最后行了一次标准的教会礼节道:“并且,你我之间私人恩怨从此一笔勾销。我会以我的方式,去得到父族的认可。今后再遇到敌对的圣皇教会成员,我再不会手下留情。”

“去、去吧。”

教皇看着面前宣布退出教会的半狼人,好半天才吐出这几个字。

似是不敢相信戴忘觉会如此轻易地放过自己。

他接过桌上放置的常暗君王,本想拔出来确认真伪,但很快被戴忘觉的惊呼打断想法。

“该死!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教皇大人快离开这里,接下来是我会亲手为母族报仇!”

是那团阴影。

从静谧角落悄然出现,最终凝聚成一道模糊人影。

相较前些天的外形,戴忘觉敏锐捕捉到对方状态好像并不算很强盛。

果然像大魔法师转世说得那样,被镇魔器开启限制击中后,藏影冥刺留下不可逆的严重伤势。

那么接下来,就该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清算旧账了。

战意被激发到最高昂的戴忘觉伸手探向腰间,有力的手掌却意外抓空。

腰间佩剑不见了。

对,常暗君王为自己交还给教皇。

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找他借用、击杀这共同威胁比较好。

猛然回首结果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