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影视诸天之旅

第306章 要不我们逃跑吧?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8473 2021-11-27 03:0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影视诸天之旅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在这儿!”

  听声音小胖子马上就要找到这儿来,叶红鱼眉头微皱,拾起身旁的菜刀走了出去。

  陈皮皮踮着脚尖四处看了一眼,沿声音一路找去,看着从林间走出的叶红鱼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抱团取暖是人的本性,更何况叶师兄周游诸国,观主不知所踪,知守观里只剩他和叶红鱼这两个小孩儿,陈皮皮遇到事情自然第一反应就是找到叶红鱼,这样才会心安。

  ‘哎呦~’

  踩着溪流旁边湿滑的青石,陈皮皮急匆匆朝叶红鱼走出,脚下不查啪叽一声摔进河中,冰冷的溪水灌入衣袖,刺激的陈皮皮打了个寒颤,慌忙从水中爬起。

  再抬头时,一道反射的亮光晃到眼睛,陈皮皮愣愣的说道,“叶红鱼,你怎么把厨房里的菜刀都给拿出来啦?”

  叶红鱼眉头微皱,横目看了陈皮皮一眼,一夜之间,那双清冽疏离的眼眸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大一样。

  像是比现在的溪水还要冰冷,冰冷的让人心生寒意。

  “不对。”

  陈皮皮被叶红鱼的眼神吓了一跳,同时也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急忙说道,“叶红鱼,天...天书没了!”

  陈皮皮手舞足蹈的比划,慌乱道,“昨天晚上观里肯定糟了贼人,我早上起来去院中洗漱,突然发现天书不见了.....”陈皮皮话音未落,便看到叶红鱼脸色突然一沉,那双被恨意与杀意充斥的陌生眼神是真的吓到他了。

  回想昨晚情景,叶红鱼毫不掩饰心中厌恶,打断道:“不用再说了,天书丢失之事与你无关,若是师父责怪下来,无论怎样责罚,我自会担之。”

  叶红鱼只道是自己昨晚偷拿的‘沙字卷’被黑衣人拿去;而小胖子还以为叶红鱼那一脸的厌恶是在因为自己,忍不住缩了缩身子,打着哆嗦,都快哭出来了,“还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天书被我们弄丢,这么大的事儿就算你想担,观主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呀?”

  那可是六卷天书啊!

  早年听闻第一任西陵光明大神官则偷走明字卷天书,就已在世间掀起轩然大波,如今剩余六卷都已失窃,陈皮皮不敢相信自己该怎么面对观主的雷霆之怒。

  瞧见陈皮皮欲言又止的模样,叶红鱼略有不耐,冷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要不然....”陈皮皮大脑疯狂运转,突然灵光闪过,瞪大眼睛道,“要不然,我们逃吧?”

  “逃?”叶红鱼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不想逃,也不打算逃。”

  “我知道叶师兄是你哥,但失窃的可是天书啊!别说是你哥了,就算是我爹是观主,怕是也保不住我。”陈皮皮哭丧着脸道。

  “你既知道失窃的是天书,就算逃,你又能逃到哪去?”叶红鱼冷冷的说道。

  “听说夫子在大唐创立书院并设二层楼,我想去那里拜夫子为师,这样就算我爹回来,还有夫子可以保护我。”陈皮皮越说越兴奋,“我真是一个‘天才’!”

  “叶红鱼,你呢?你走不走?”

  “我说了,我不想走也不打算走。”叶红鱼摇了摇头,咬牙切齿道,“我要留在西陵,找到昨晚的贼人....亲手杀了他!”

  陈皮皮被叶红鱼眼中的杀气吓了一跳,糯糯地说道,“叶..叶红鱼,你...你现在看起来好可怕.....”

  叶红鱼扫了陈皮皮一眼,即便压下沸腾的恨意,表情仍旧显得有些阴沉,“你要走就尽快走吧.....我哥和观主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回来,到时我会担下天书丢失之责,告诉他们此事与你无关。”

  陈皮皮露出一丝感激之色,可看着叶红鱼冷若寒冰的模样,仍就止不住泛起惧意。

  看着陈皮皮逃窜离去的身影,叶红鱼抿紧嘴唇,提着菜刀回到了碧水潭旁。

  知守观中。

  周寂将六卷天书放回草屋,刚一抬脚就看到一个小胖子着急忙慌的从前院走来,马不停蹄的奔向另一侧小院。

  周寂向来没有偷看别人洗澡的习惯,那是*贼,不是盗圣。

  所以在刚刚叶红鱼从谷中出来见陈皮皮的时候,他便趁机返回,把天书归还知守观中。

  这会儿见到陈皮皮鬼鬼祟祟的行为,周寂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没过多久,便看到陈皮皮从床单裹着一只和他体型差不多大小的包裹哼哧哼哧的朝观外跑去。

  这是在搞哪出?搬家吗?

  周寂好奇跟上,却见他一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像是怕人看到一样下了山道,直到穿过一座桃花满山绽放,两侧峭壁平整光滑的天堑,方才松了口气,直起腰板指使一队向他行礼的西陵卫兵,坐上马车朝北驶去。

  西陵以北是大唐,这小胖子是要去大唐了吗?

  周寂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心念一动便闪身跟上马车,一路走走停停途径两个多月,方才穿过青峡关隘,来到了大唐境内。

  另一边,早在两个月前,叶红鱼就发现了‘沙字卷’的失而复得,而此时陈皮皮已然离开不可知之地,踏上了前往大唐书院的路。

  在这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没有卫星定位,没有远程传讯,叶红鱼就算想把陈皮皮找回来,也只能等叶苏或是观主回来才能做到了。

  ......................

  天启三年,夏。

  八岁的宁缺抱着黑瘦黑瘦的小女婴在冰雪化冻的岷山拼尽全力的活着。

  颠簸了两个多月的马车也终于来到了长安城的城门下。

  长安城很大很大,即便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开了十八个城洞,每天进城出城的达官贵人和百姓们依然不时把这些城洞堵塞,在官道上排起极长的队伍。

  周寂仰躺在马车顶棚之上,起身看向面前这座雄壮的城池。

  数十丈的城池耸入云霄,防备的不仅是军队,还有修行者。

  在这个没有御剑飞行、没有腾云驾雾的世界,修行者所修之术多以杀戮为主,便是符师、念师之类也是和剑师武师近似,只不过杀伐手段有所区别罢了。

  身影翩然飞落,周寂穿梭在人群之中,转眼就来到了门下,陈皮皮心中略有所感,掀起车帘看向熙熙攘攘的人群,抓了抓脑袋,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高耸城墙上。

  大唐帝国是整个天下的中心,长安城是受万国敬仰崇拜的地方,这些只因长安城里有一座书院,而书院当中住着一个人。

  而想见到那个人,只有拜入书院,登上二层楼!

  陈皮皮是来拜师的,周寂却不是。

  修行无岁月,达者为先。

  先可为道兄,并不一定非要屈居人下,拜人为师。

  寻了间客栈住下,周寂休憩片刻便出城而去,此时暮色已浓,金色的光线把城外的那座大山映照成一座神坛,在大唐人眼里,那里其实和神坛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长安之南,大山之下,便是书院。

  无需刻意寻找,整座大山,只有这一座书院。

  经历千年风雨,始终没有名字,书院的存在比大唐帝国历史更为悠久,为大唐和天下诸地培养了无数前贤名臣,并不神秘但近乎神明的书院。

  一席素色长衫,漫步碎石小道,周寂宛如探访故友而来,轻易便绕过了书院的广阔前院,闲庭信步般欣赏着这座天下最高学府,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可惜的是,如今已近五月,人间四月芳菲尽,院中只剩草甸垂柳郁郁葱葱,道旁的桃树杏树却不能像西陵桃山那样终年绽放。

  刚刚递交文书,报名书院的陈皮皮只觉身侧清风拂过,转头看去,却是道旁垂柳轻摆,夕阳西下。

  穿过长廊石坪,以及前山殿宇,各式建筑,四周变得越发幽静,晚落的夕阳隐去最后一抹余辉,一阵清冷的微风掩盖初夏的暑气,扑向周寂面前。

  抬头看去,他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旧书楼前。

  这幢三层木楼外表寻常普通,没有什么华彩重妆,也没有什么飞檐勾角,只是简简单单地依山而起,但那些用了清漆的木料应该不是凡物,看着风雨经年留下的痕迹,不知在这书院深处静立多少年,却是没有任何细节透出衰败痕迹。

  之所以叫它旧书楼,是因为它的门楣悬挂的匾额便是‘旧书楼’三字。

  这里是书院的藏书阁,亦是通往书院后山的‘二层楼’。

  恍惚好似听到一声寒蝉鸣叫,周寂微微一笑,抬步迈入了楼内。

  楼外的夜空如往常般晴朗乌云,却又因为少了一轮明月而变得迅速昏暗,一道道烛光在楼内亮起,楼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张桌案摆放在楼梯一侧,悬笔随风轻摆,砚台墨迹未干。

  “唔.....看来是我来晚一步。”

  周寂低头看着宣纸上透出的残存笔力,他早在魂穿盗圣时期就极擅书法,这一点甚至连只懂得死读书的那个秀才都自叹不如。

  即便宣纸洁净如雪,没有丝毫墨痕,他仍能感知到对方这一手簪花小楷灵动娟秀,又有一种向死而活的生机。

  此行既是要与夫子交友,贸然闯入就不免有些过于失仪。

  更何况.....周寂可没信心对上后山的那群怪物。

  不出双剑,打不过君陌,一旦出剑,怕是不死不休。

  低头看了眼桌上的笔墨纸砚,周寂眉头微挑,伸手拈下湖笔,镇纸拂过宣纸,心神凝于笔尖,落笔挥毫,同样用小楷留下一封信笺。

  大意是前来拜访夫子,不知他是否在后山,落款提上姓名。

  周寂抬头看了眼二层楼上,放下毛笔,洒然离去。

  .........................

  .............................

  修改中........刷新再看..........

  (状态太差了,头晕脑胀,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

  .........................

  .............................

  修改中........刷新再看..........

  (状态太差了,头晕脑胀,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

  .........................

  .............................

  修改中........刷新再看..........

  (状态太差了,头晕脑胀,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

  .........................经历千年风雨,始终没有名字,书院的存在比大唐帝国历史更为悠久,为大唐和天下诸地培养了无数前贤名臣,并不神秘但近乎神明的书院。

  一席素色长衫,漫步碎石小道,周寂宛如探访故友而来,轻易便绕过了书院的广阔前院,闲庭信步般欣赏着这座天下最高学府,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可惜的是,如今已近五月,人间四月芳菲尽,院中只剩草甸垂柳郁郁葱葱,道旁的桃树杏树却不能像西陵桃山那样终年绽放。

  刚刚递交文书,报名书院的陈皮皮只觉身侧清风拂过,转头看去,却是道旁垂柳轻摆,夕阳西下。

  穿过长廊石坪,以及前山殿宇,各式建筑,四周变得越发幽静,晚落的夕阳隐去最后一抹余辉,一阵清冷的微风掩盖初夏的暑气,扑向周寂面前。

  抬头看去,他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旧书楼前。

  这幢三层木楼外表寻常普通,没有什么华彩重妆,也没有什么飞檐勾角,只是简简单单地依山而起,但那些用了清漆的木料应该不是凡物,看着风雨经年留下的痕迹,不知在这书院深处静立多少年,却是没有任何细节透出衰败痕迹。

  之所以叫它旧书楼,是因为它的门楣悬挂的匾额便是‘旧书楼’三字。

  这里是书院的藏书阁,亦是通往书院后山的‘二层楼’。

  恍惚好似听到一声寒蝉鸣叫,周寂微微一笑,抬步迈入了楼内。

  楼外的夜空如往常般晴朗乌云,却又因为少了一轮明月而变得迅速昏暗,一道道烛光在楼内亮起,楼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张桌案摆放在楼梯一侧,悬笔随风轻摆,砚台墨迹未干。

  “唔.....看来是我来晚一步。”

  周寂低头看着宣纸上透出的残存笔力,他早在魂穿盗圣时期就极擅书法,这一点甚至连只懂得死读书的那个秀才都自叹不如。

  即便宣纸洁净如雪,没有丝毫墨痕,他仍能感知到对方这一手簪花小楷灵动娟秀,又有一种向死而活的生机。

  此行既是要与夫子交友,贸然闯入就不免有些过于失仪。

  更何况.....周寂可没信心对上后山的那群怪物。

  不出双剑,打不过君陌,一旦出剑,怕是不死不休。

  .............................

  修改中........刷新再看..........

  (状态太差了,头晕脑胀,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