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江湖风云第一刀

第379章 砸摊拆屋

江湖风云第一刀 枯空散人 5138 2021-11-25 01:4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江湖风云第一刀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不负一行人已经渡过了黄河。

  他们“凤凰馄饨”的卖馄饨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人。

  丁勉也背着一大包东西,“吭哧吭哧”在前面走着,他虽然很不情愿和李不负一起来卖什么馄饨,但李不负邀请他之后,他也不敢推卸,只好答应了下来。

  渡过黄河之后,四人一路又向南行。

  蓝凤凰本来想去福建看看“福威镖局”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李不负不愿意多生事端,所以不往东南走,反而改向西南而行。

  李不负想到一个好玩的事情——就是他们这一行人从北走到南,然后去永州找曲非烟请她吃馄饨,让她大吃一惊!

  ——曲非烟曾向李不负说明,她打算回那间日出客栈,去找那个店主。

  后来李不负拉着蓝凤凰不辞而走后,曲非烟自然与他们也没了联系。但李不负推测曲非烟大概是自己回到那间“日出客栈”去了。

  ·········

  日出客栈。

  李不负一行人一路卖着馄饨,已过了年节,在快到二月之时,才来到了这里,却没见到曲非烟的人。

  他们四下一打听,才知道曲非烟去了一所书塾。

  于是四人又去书塾寻找曲非烟,她居然真的正坐在书塾里面听课。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一间很破旧的屋子里,四面漏着风,十分冻人,但屋中还是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学童,曲非烟也在其中。

  而台上站着一位两眼昏花,垂头咏诗的老先生,正在教一首李白的诗。

  曲非烟很聪明,这些她一学便会,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

  但是她还是不得不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坐着,听这老先生一遍又一遍地解读这首诗,听得她非常无聊。

  因为这位老先生的学识实在有限,除了《论语》比较熟以外,他根本不会别的太多诗。

  所以每次到了诗词课的时候,他只能够把会的那几首诗词反反复复地拿出来念。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蓝凤凰在外面听着课堂中的书声,不禁道:“不负,你还记得有个书生给我写了一千字的长赋,我却一个字都看不懂的事么?”

  李不负道:“我当然记得,后来你把那个书生丢进黄河里了。”

  蓝凤凰笑了笑,又感慨道:“我们从小都没念过什么书,像这些孩子这样多学些知识,想必世界在他们眼里是会有些不一样的。”

  “嗯......”

  李不负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举头望明月.......”

  李不负听老先生念这首诗念到第十三遍的时候,突然吆喝道:“低头喝面汤!”

  这声音极大,在这破旧的屋子里响起,如同雷鸣轰轰,山崩而摧,简直要将这间屋子震塌了!

  在台上念诗的老先生被这声音一吓,身子一软,差点躲到了桌子下面去。

  “吃馄饨了!”

  而那些学童回头瞧来,却见是李不负挑着馄饨担子,一边担子中的水白气腾腾,蒸了出来,乃是一锅烫水,正可用来煮馄饨。

  学童们哄堂大笑,一边笑,一边又盯着那些馄饨,十分嘴馋。

  李不负道:“大伙都快来,我请你们吃馄饨!”

  老先生这也才发现,李不负是个卖馄饨卖到了学堂来的小商贩。

  他明白过来,瞬息大怒,道:“这是圣人学堂,怎能容你如此捣乱?!”

  李不负手中却不停,继续将馄饨下锅,只道:“圣人见了我这馄饨,也忍不住要好好吃上一碗的!”

  老先生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为数不多的稀疏头发都要竖了起来,指着李不负,道:“你......你是哪家的破孩子,你侮辱圣人,你扰乱课堂,去将你的父母叫来,我要好好跟他们说一说!”

  他好像是被气得有些糊涂了,还把李不负当作他的学生一样来教训!

  李不负答道:“那十分抱歉了。我的父母,我的师父,我的长辈们,该死的都死得差不多了。有的算我长辈的没死,不过你可能也见不着他们的。”

  老先生气得浑身发抖,竟破口骂道:“你个没家教的孩子,你这种孩子.......”

  曲非烟眼见着这先生动怒,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来,顿时感到不妙,立马要去拉住先生。

  但是已经迟了,老先生已经一脚朝着馄饨担子踢了过去!

  嘭!

  担子倾翻,热水洒了一地,一个个馄饨也都全都倒在了地上。

  这一变故不止将孩子们和曲非烟吓了一跳,连站在不远处正在聊天的丁勉和何三七都吃了一大惊。

  蓝凤凰端着手中的馄饨碗,正在给一位孩子分馄饨汤,显然也觉得十分诧异。

  ——这几人都是武功高手,他们当然都可以阻止老先生将馄饨担踢翻。

  ——他们都没有上前出手,当然是由于他们认为有李不负在,不可能让老先生真的破坏什么东西。

  但是李不负居然也没有出手制止。

  依旧发烫的水流在地上,一个个还未煮熟的馄饨五躺七斜,散在四处,裹上了脏脏的泥。

  有个孩子眼神中带着舍不得,伸手想去捡一块馄饨,却被李不负止住。

  李不负道:“这已经脏了,不能再吃了。”

  那孩子道:“可是......可是...这就浪费了啊。”

  李不负道:“没关系,馄饨没了,还可以再包的。”

  这时,丁勉和何三七也赶了过来。

  丁勉的胖脸上露出一副凶相,恶狠狠地瞧着那老先生,抬声问道:“你教你的课,干什么要砸我们的买卖!”

  老先生看见丁勉这副狠样,便一下没了刚才那样的火气,道:“你们.....你们不该将馄饨卖到我的学堂来,这会影响我上课!”

  丁勉伸出大手,一掌拍在墙上,道:“是上课重要,还是吃饭重要?人不吃饭就要死,不上课会不会?”

  他一掌拍出,自然是留了几分力道的,但还是拍得这间简陋的屋子一阵震动。

  屋中的孩童们看见屋子摇动,有些恐慌,纷纷跑出了屋外。

  老先生这时才知道是惹上了不好惹的人,也赶紧跟着出了学堂,喏喏地道:“你这馄饨担子多少钱,我赔......赔你一个就是了。”

  丁勉看向李不负,等他做决定。

  李不负却喃喃道:“这馄饨摊子砸了,又能再做;那么学堂要是拆了,是不是也能再修一个出来?”

  丁勉满脸疑惑,还不太懂李不负是什么意思。

  但是李不负看见学堂中的孩子已都走了出去,突然一掌拍在一面墙壁上!

  砰!

  屋子一阵摇晃,墙壁应声而倒!

  “啊!”

  一群孩子发出尖叫声,老先生也显得惶恐不安!

  李不负接连数掌,把这间本就破烂的学堂拆了个干净。

  随着最后屋顶也轰然踏下,李不负终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这学堂没了,咱们就再建一个更大更好的!”

  “到时候,我们都在里面上学,好不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